首页
到顶部
到尾部
文学客厅

写作:那人 那山 那狗

时间:2015-7-3 15:03:12  来源:汽车修理厂  查看:168  评论:0

    按照以往的惯例,每年的这个时候我就已经开始计算暑假到来的日子了,并且精密的计算每天写作业的时间以确保在完成作业的前提下有最多的时间去解放自己,然后在暑假正式到来的第一天硬着头皮在老师布置的《暑假见闻》上写道“知了在树上不止疲倦的叫着,夏天来了”,就是这么一句话,贯穿了我的整个暑假,因为从下一刻开始我就做好了在假期最后两天疯狂补作业的准备。有一年,我想有所不同,于是这一年的《暑假见闻》是这么开头的:“夏天来了,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的叫着”,却仍旧没有摆脱开学前两天彻夜奋斗补作业的命运。当黎明跨上北回归线,整个夏天我都沉浸在那些池塘里的小龙虾,菜园里的青苹果,沙土地里的大西瓜,馥郁芬芳的农田,还有散落在草丛里的螳螂和蚂蚱等等我所热爱的一切对我发出的召唤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那 山

    说它是山,其实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它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堤坝,隔开微山湖沿岸的农田和池塘,这里地势高,视野开阔,两岸的芦苇荡和农田尽收眼底,空气里都带着泥土的气息,是学校每年春游必选的线路,后来一部分农田被改种了菜籽,那漫山遍野的油菜花自不必说,然而我真正向往的还是这里的小龙虾。亲戚家在堤坝另一侧承包了两块鱼塘,每年的暑假我都会去住上一段时间,体验纯生态的农家乐。养鱼是个辛苦活,一大早就要跟着去湖里割草喂鱼,我和两个弟弟就负责轮流撑船,到了荷叶多的地方顺手摘一片顶在头上,运气好了还能收获几个莲蓬,到了晌午热的时候就跳进水里扒在船帮上水鸭子一般跟着滑,几天下来就晒的铁蛋一般黑。等太阳稍微落下去一点,鱼吃完了草就是每天的钓龙虾时间,技术好的捉一只青蛙就能钓上小半盆。赶上龙虾集体闹情绪的时候,就只能挨个掏窟了,这才是最有意思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伸手进去的是龙虾窟还是蛇窝,你也不知道掏上来的是龙虾还是被龙虾夹破的手指头,就像生活,谁也不知道明天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

    那 人

    我妈说我们这一茬的人烟特别稠,打小我就从没缺过玩伴。小时候大人忙,我们一直就处在野生散养的状态,所以一帮野孩子疯来疯去,经常被人家找上门然后各自回家挨揍。那时候我最大的目标就是钓到那条河里最大的鱼,好在小伙伴里扬眉吐气,所以每回坐成一排钓鱼的时候我都格外专注,不放过任何一个上钩的机会,却也没钓到过任何一只大鱼。那时候的水还是能够游泳的,村里会从大河里抽水灌溉,抽水的池子就成了我们的水上乐园,水量大的时候从出水口跳下去可以随着水流一直漂到很远的地方,停下来之后又跑回去再跳,乐此不疲,直到裤子背心都磨烂还浑然不觉,回家又少不了一顿揍。后来我们都学会了骑自行车,水流的速度已经不能带给我们任何刺激,然后像拉力赛一样大家逐个发车,顺着大堤就冲下去了,再后来我们有了摩托车,追风的速度又快了一些,虽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但是越快越好,对于未来我们没有任何想法,一箱汽油就是我们全部的追求。记忆中的那时候我们无忧无虑,家乡的一切对我们都是那么的宽容,果园里的草莓也随便我们摘,池塘里的龙虾总也钓不完,仿佛青春永不散场。

    那 狗

    老人说猫狗都是断肠物,养的时间一长突然没了就跟失去亲人一样。一开始我是养猫的,但是我的猫跟一只野猫跑了,然后我就得到了一只小狗崽,我给它起名叫旺仔。旺仔刚来我家的时候只比我的手大一点,是我偷偷的拿自己的鸡蛋一点点喂大的,我们形影不离,它就像我的尾巴,甚至见我们跳水里以为我落水,也跟着跳。据说狗的年龄算法要比人类大很多,那时的旺仔应该相当于人类的成年了,也许在它眼里顽劣的我们让它操碎了心。旺仔死后我再没养过狗,也再不碰任何宠物,从那之后不久我开始到更远一点的地方求学,渐渐的,家乡对我来说便只有冬夏,没有春秋,我所熟悉的一切早已不复存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它们已经变成了一场虚幻而又真实的梦,长久的留在我生命的印记中。

(文/冯坤坤)

中国交通部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 中国道路运输网 江苏省汽车运输网 苏州交通纵横网 苏州汽车客运总站 常熟客运 昆山客运 吴江客运 太仓客运 张家港客运 苏汽物流 苏州好行 无锡客运有限公司 常州公路运输集团有限公司 南通汽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 南阳宛运 诚信认证标识
◆ 苏州汽车客运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苏汽集团信息中心制作

苏公网安备 32050802010396号

苏ICP备10211227号
Powered by OTCMS V2.5